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本博为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日志

 
 

你是哲学家  

2009-12-11 19:38:23|  分类: 已刊登过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是我初中时的政治老师。刚从师范毕业就来到我们这里教书,第一次他走进我们班里,感觉他很小,大不了我们几岁,长得不太高,也不算帅气,架着黑框眼镜,但是看起来着装洁净,一脸和气,他首先自我介绍一番,标准的男中音,不算难听,我姓苏,苏格拉底的苏。惹得我们在下面轻声唏气,偷笑,他的脸似泛起了丝丝红晕,不过很快可能不到两秒钟就褪去了,我和同学在猜他在幻想着枯燥的政治课也可以让同学们打起精神来倾听吗?我们私下叫他哲学家。

可恶的是每次政治课都会选择在下午,刚刚午休后来上课,大多数人还没有完全睁得开眼睛,没有几个人是可以进入状态的。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神还是迷离的,他偶尔会用手轻轻的敲一下我的脑袋,什么也不说,就走开。会意我赶快拿出书来进入状态。我从抽屉里拿出永远像新的一样的政治书,他会叫我们翻开某页某章节。

像我这样的学生应该会引起他的注意。短短的头发,像男孩子一样,聪明,满脸的桀骜不训。我的记忆力很好,学习不太努力。常常会用书挡在前面,趴在桌子上打瞌睡。学初中那样死记硬背的政治于我是不难的。他看我常常不怎么听讲却可以考到高分,也会在课堂上用一些名人名言来旁敲测击,说什么天才出自于勤奋,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聪明那些老生常谈提醒我,他可能入错了门,他应该追随大哲学家苏格拉底才对。庆幸的是他从来没有当着全班人的面批评过我,这让我觉得他是一个很特别的老师。自然,眼光就开始关注他了。以后上他的课也开始认真起来。

那一年,国家发生了一件轰动全球的政治事件,现如今提起来也是噤若寒蝉。政治成了我们所有人最热血沸腾的话题,其实我们根本不太懂,更多的是瞎起哄。新闻里天天播放的都是一些暴动的事件,但是懵懂里是他指引我们爱憎分明,他在课堂上分明更加激昂,脖子上泛起少有的青筋,脸上通红通红,讲到动情之处居然泪流不止,他说在电视上看到了他的校友们,他恨他自己不在现场。他真想插翅飞到他们群中去,我们一下子为他着迷了,那一刻我们仿佛真正成长了,我们一帮孩子彻底感染,都哭了,他讲的那些事情可以让我们整天处于亢奋状态。数不清自己流了多少眼泪,国家危难,我们小小的肩膀可以承受多少责任?我们为不能收复台湾而哭泣。我们为那些绝食而死的学子扼腕。

后来,学校举行新年晚会,每个班要排练节目。班长从班费里拿出两百块钱来作为晚会的经费,晚上正当我们几个女孩子在教室里七嘴八舌谋划,怎么用最少的钱买装饰布置最好的场景。恰巧他走过来了。没想到他居然拿起我们放在旁边的吉它弹起了《恋曲1990》给我们听。还真好听呢,那么忧郁婉转。依然记得,那天他穿了一件的皮夹克,下身穿着米黄的裤子,乳白色皮鞋,低着头,微闭着眼神,修长的手指熟悉地拔动着琴弦。那一刻我觉得他好潇洒,好享受弹吉它的样子永远在我心底定格。那一刻时光仿佛停滞了,那天,他陪我们了很久。帮我们出谋划策。他还帮我们修改了台词。他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些彩色的灯饰,亮片给我们布置。我也可以很随意地和他说说笑笑。他一点也不像一个严肃的政治老师,哲学家,更像我们的大哥哥。

只觉得那个晚上很清爽宜人,我的内心第一次升起一种奇异而新鲜的感觉,很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了。后来他和我们一起把教室布置好,在那里开起了玩笑,我们提议做一个好玩的游戏,成语接龙,谁接不出来,上一个人就得划他的鼻子。我在他的下家,刚好有一轮我对不上来,他开心地像个孩子对我说,我要刮你的鼻子喽,他的食指快速地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尖。引得我们哈哈大笑,我只记得了他那轻轻的一刮,那轻轻的留在我鼻尖上的感觉……

也许是虚荣心作怪,我突然很渴望他的友情,渴望他把我视作不一样的学生。虽然我身边有许多相处得很好的同伴,几乎无所不谈的,但我还是觉得思想上不够相通,骨子里需要一个更知心更默契的人。

政治课一个星期其实只有三节,所以在课上看到他的时间并不多。我给他写信,为了不引起别的人怀疑,用蹩脚的字体写他的名字。我说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做笔友也行。每次我都在猜测他收到信没有,会不会嘲笑我的幼稚。想从他脸上捕捉到任何信息,想不到他很快给我回信,叫我可爱的小家伙。说我真不是一般的学生。回到家里我才敢仔细阅读,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I DO!我很激动快乐,因为我觉得我已获得了他的友情,而不止是普通的师生关系。我们是朋友,笔友了。

但在我念初三时,他说马上要调动了。调到市里面高级中学。临别时,他要我好好努力一定要考上市里的重点中学。我倒底还是辜负了他的期望,我想考入他在的学校,可是命运弄人,我的分数不够。只能就近读了一所普通中学。

由于上了高中,学习异常的紧张起来,我们之间的书信很少了,在节日时我会记得寄漂亮的贺卡给他,他偶尔也会回寄一些小卡片给我。

到后来,听说他要结婚了,找得是本市的医生。我会开他的玩笑,说医生配老师,还真是绝配啊!他的言语中并没有常人看起来幸福。或许他还是有一丝丝期许吧。我可以明了。

时间是可以冲淡一切的,包括友情,紧张的学习生活也让我慢慢地忘记了他。他结婚了,我们之间就彻底的失去了联系。

 但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充满着躁动的年代。他陪伴过我们走过的青春。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