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本博为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日志

 
 

那些飘逝的友情  

2009-11-02 16:39:39|  分类: 已刊登过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遥寄那些也许永远不可能再次相遇的朋友

 

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势必有融化整个世界的决心,马路上升腾起阵阵热浪,路面上清晰可见纵横交错着机动车的道道辙痕,路两旁的槐树都开花了,挂着一串串淡黄的饱满的槐米,散发着阵阵幽香,除了汽车驶过与地面磨擦的声音,空调压缩机沉闷的噪音,或是躲在槐树叶子间的蝉偶尔不情愿地鸣叫外,整个城市显得少有的安静,熙熙攘攘的人群耷拉着脑袋撑着遮阳伞慢悠悠地行走着。

17岁的她正呆在临街的冷气房里敲打着键盘,排着文档的格式,用的是WPS。在没有收到大学通知书之前,她在印刷厂免费学电脑,那时候电脑还不够普及,电脑室成为她的练习场。

她的对面坐着一位名叫涓的女孩,是电脑室的排版员,喜欢一边敲着键盘一边与她聊着天,常常趁老板不在的时候跑到外面买一些冷饮或甜筒和她一起吃,往往甜筒还没有吃就已经开始融化成软绵绵的椭圆形,天气太热了,外面简直没法待,就是呆在冷气房心情也是无奈的,涓的工资不高,是位单身妈妈,长得很漂亮,有个可爱的儿子才几岁,她喜欢聊她的孩子,讲起她的孩子来是那么的满足,也许只有谈到她的孩子她才可以忘却孩子他爸曾给她带来的伤痛。涓说想离开这个城市去南方打工,将来好赚更多的钱留给孩子。

涓那么温柔,那个男人为何要抛弃她了?他是个什么人啊?年少的她想不明白,她有一个姐姐在人才交流中心,姐姐听说了涓的事情,觉得她很可怜,没有收她的中介费,介绍了一份在广州的工作,薪水是这里的三倍,涓决定次日坐下午5点的火车走,希望她可以送她到武汉火车站,她的城市离武汉还有300公里的路程,她还没有出过这么远的门了。当她想到高中时班里转走的一个男生到武汉上大学,常写信给她,要她有机会一定要去武汉找他。或是报考那里的高校,他会带她去东湖边游玩,去武大看樱花。脑子里有一种美好的情愫萦绕着她,她想可以见见他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所有人,事后她才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涓一走,印刷厂就陷入瘫痪状态了,客户要的版无人做,到处找不到人,她们两个人一起消失了,走之前,她留下了一张纸条给家里,说是送朋友去武汉搭火车,顺便找一下高中的同学,叫他们不必着急。她身上只有一百块钱,她想勉强够的,来回的车费90元,还有10元买东西吃。

那天清晨,涓换上了休闲服,只带了一个小包,她们相约在车站见面,而她记得当时自己头发短短的,穿着带帽的白TEE,牛仔裤,和男孩子没两样,什么也没有拿,坐上快巴经过几个小时来到火车站,她和涓一起吃了顿饭,然后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送走了涓,天渐渐黑了,白天的酷热渐渐褪却,街上开始热闹起来,可是她的心底却充满了恐惧,与涓在一起时,她没有想过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她数了数身上的剩下的钱,晕,原来不小心都花了大半,还有40元买张回程车票还差5元。怎么办呢,一定要找到那个同学才行。

她买了一份地图,在那里焦急地寻找着,在哪?她现在的位置坐标,知识要用得时候方恨少,没有好好地学习地理,连东南西北都没有搞清楚。真是羞愧地想死掉,她只知道他在武大附近的一所高校,在地图上很快找到了,她搜索公交路线,武汉很大,公交线路错综复杂,她处的位置离同学的学校还很远。她找到附近的公交站台,上面的站名广告遮住根本是看不清,不是说路长在嘴巴上吗?她就向可能知道的人打探那个学校坐什么车可以到那里?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说不知道,她急了,武汉到处是大学真是没说错的,她在中南财大附近看见一个带眼镜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她跑上去问他怎么走?他说他知道,他可以送她去那里,不过要坐几趟车。那一刻她如获至宝,激动地直说谢谢。她真是遇到贵人了。

上了公交车,是他帮忙买的票,他们就聊了起来,他问她这么小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之类,她把来的经过简单的告诉了他,他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啊!她叫他大哥哥,她跟着他转了两趟公交就来到了同学所处的校园,他帮她一路打听找到了同学,同学当时的表情可以用惊愕来形容,他想不到她真得会来的,把她交到同学手里一起又在食堂里炒了几个菜,喝了几杯啤酒留下了地址才离开。他对她说回去后一定要写信给他。

同学带着她走出校园,她还以为他会找个地方给她住了,可能是没什么钱吧,想不到他拉着她从武昌走到了汉口,整整走了一夜,从日落到了晨起,在长江二桥上看日出。日出从江面升起时的美景,二桥那时刚开通,好新好漂亮壮观,可是她得脚快走不动了,她喊累的时候,他就找个地方坐下来和她说说话,背靠着背坐在路旁海聊。她也不知这一夜是怎么走过来的,从夜深人静到凌晨,见证了一天中最早起来的人群,有环卫工人在默默地清扫着路面,还有偶尔稀稀落落的菜贩子的摩托声。看了日出后,他带她来到归元寺游玩,他们成了归元寺最早的游客,也记不得去拜了几尊大佛,人太累了会无暇看风景,此刻她心里想得是快点买票回家吧,真是受不了。

他也看出她的不情愿来,说下次来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我带你好好玩一下,我带你去买票回家吧。

   她想不到家里的人急成什么样子,在看到她的纸条姐姐立刻发电报到同学的学校问她的下落,印刷厂的领导跑到她家里来要人,说她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她妈说我女儿才多大啊,怎么可能拐走涓了。等同学回到学校电报就到了,她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大巴。涓在广州过得好吗?她一走再无消息,火车站一别怕是成为了永别。

   她上大学后,那个曾经帮助过她的大哥哥和她保持着联系,常常写信鼓励她,他的地址好特别,她永远也忘不了,武汉虹桥区特3号,这么大的城市还有如此简单而奇怪的地址,后来才知道那是监狱的地址,他是警察。

想不到,他有一天也会不期而至,那是大一的暑假的午后,跑到她的城市来看她,那时没有手机,她家也没有电话,,她光着脚窝在沙发上看着茅盾的小说,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出来一看,怎么会是大哥哥啊!她问他,大哥哥怎么想到悄悄地来看我呢?他说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没有事先告知。她心里是没有底气的,或许是家里太贫了,再说自己的形象也太随便了,光着脚汲着一双旧拖鞋,穿着背心,短裤,邋遢的样子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她心底又高兴又羞愧。那小小的虚荣心哦!很快她就很自然说带他去湖边玩,带上自己用竹子做的简易鱼竿,同时也好让家里准备一些好吃的招待他。

她家附近有一个很漂亮的天然湖,那里的堤坡有一望无际怒放的野花,湖水清澈见底,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到湖边走走,高兴时也会跑到湖边划渔民抛锚在岸边的小木船,划到湖中央钓鱼儿。

她和他把船划到湖中央,那个夏天如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一样,炎热难挡,他们的皮肤晒得黝黑发亮,他脱下上衣跳到湖里凉爽,她没有下水,其实她很会游,从小在水边长大的,可能是害羞,又没有穿泳衣,所以她说她不会游,他在湖里抓到了一些贝壳,那些小小的贝壳表面是那么的光洁可爱,像琥珀一样透明。他用钓鱼线把它们串起来,挂在她的脖子上,好神气的样子。

船划出去比较容易,想划回岸边还是不容易的,他就在水中慢慢的把船推上了岸,顺着湖堤漫步,堤坝上的护坡上开满各种色彩的小野花,还有一些野玫瑰开得花很艳,有粉红的,桃红的,还有纯白的,它们与世无争的怒放着。他说这像传说中的瓦尔登湖,要是在湖边搭一个木屋,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就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她傻傻地问他,大哥希望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呢,我有一位朋友,长得精致秀气,介绍给你好吗?晕,她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可能是朋友刚好失恋ING中,前男友是个刑警。他刚好可以填补朋友的爱情空档期。

她事后回忆,肯定是她这种玩味的想法吓退了大哥,他误以为她要把他塞给他人,她的朋友笔友很多,几乎每天都有她的信件,每次班长跑到班级信箱取信,都会抱怨信箱成为她的私人信箱,可是大哥的信渐渐少了直到没有,可能他开始恋爱了吧,她觉得自己还没到聊爱情的年龄,想得更多的只是未来理想与抱负,而不是儿女情长。

也许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一份真爱可以彼此刻骨铭心到天荒地老,也很难有一种友情是千载不变。年少时单纯的憧憬现在回想起来令人莞尔。

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你,我渴望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怕是从每个花季中走过来的孩子脱口而出而显得毫无重量。爱可以如此博爱,朋友,家人。而那时却为之深深着迷。

试想,她若还呆在原地,他们还是有再相遇的可能,可如今已恍如隔世,大家的电话地址不知换了多少遍,再相遇怕是没可能。

他们现在都过得好吗?为他们默默祝福,那毕竟是青春中的某一个片段。。。。。。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