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本博为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日志

 
 

用文字凭吊逝去的亲人  

2008-04-05 19:37:04|  分类: 已刊登过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特别的日子里,总会让人怀念一些逝去的人和事。

那年我读初二,第一次明白了亲人离开自己的残酷。我的婆婆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中午离开了我,当时我刚从学校回来吃午饭,在离家不远的半路上遇见了一个邻居大妈,她拦住我说,你知道吗?你的婆婆走了,我说她走那里去啦?她病了能走到那里去?一种不祥的感觉在我怦怦地心跳里来回蹦窜。还未到家,远远的就看见门前挂着很多条白布,那一刻,我才真正的相信婆婆去世的事实。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她会在我不在她旁边的时候走掉。她是最疼爱我的人啊!以后再也没有父亲罚我跪地板时,婆婆来救我了,再也没有放学时,婆婆给我炒猪油饭吃了。

我的鼻子好酸,泪无声的滑落。到了家门口,我变得异样的坚强,这是令全家人很意外的事情。他们都知道我和婆婆的感情最深。我看见妈一个人在厨房那边抹泪。我过去问她婆婆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妈说我上学去了没多久,婆婆先回光返照了一下,她去给她拿水喝,换好衣服就不行了。婆婆走的时候还说想等再看我一眼了。

当我来到堂屋,亲戚们早已把婆婆以前准备好的棺材放在正中了,婆已安静的躺在里面了。我过去轻轻地抚摸了她的安详的面容。帮她盖好那段白布。我来到婆住的那个房间,看见失明的爷爷在床上哭的快昏了过去。我抱住爷爷告诉他我永远会陪着他。不会丢下他不管。

最爱我的人走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将永远的埋藏在地下,我就永远的看不到她了,她甚至于都没有留下一张画像,我恨我的父亲,他一直都不怎么孝敬老人家,常在我的面前说她的坏话,说她的心很硬,说什么以前我生病想找他们拿一分钱都不肯之类的话。

我是家里的了阿三,过去的阿三就是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轮不到父母亲疼,姐姐们还常欺负我,也许母亲生下我,我又是一个女儿,让所有的人都失望,甚至于刚生了我就有想把我送人的想法,我的婆婆却很疼爱我。我是一个倔强的小孩。在家里挨打最多的一定是我,常言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能是我太遭他们恨了.因为我不但倔强而且调皮不安分又喜欢搞破坏。到那里都有一些古怪的念头。婆婆说的最多的就是,将来你老了就知道浑身的伤痛了。

我知道母亲的身体很弱,生了我没多久就跑到外面做事,我没有吃过几天奶,后来都是婆婆抱着我吃着百家人的奶,所以后来长大了我跟姐姐们都不是很相像。他们也常说我不是家里的人,是捡来的。

在十岁之前,我一直是和婆婆睡的,在她那黑暗的小屋,我从来没有看清过那个房间里倒底有些什么物品,记忆里只有两张床,一张是爷爷一个人睡,另一张靠门边的是我和婆婆睡的。

爷爷是个可怜的人,我还没有出生眼睛就看不见了,如果换了是现在,也许是可以治的,但是那时候家里穷科技又不发达,他的眼睛从开始的一只看不见到后来两眼都看不见了。

最让我痛心的是,当我明白爷爷眼睛瞎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爷爷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原来爷爷的眼睛看不见是母亲造成的,我为母亲的愚昧无知而遗恨,为她犯的低级错误而饮恨。她为什么要剥夺一个人光明的权利!后来母亲也为她犯下的过错弥补了,但是爷爷却凄凉的活了半个世纪。

爷爷活着的时候是孤独的,那时候我们没有钱,也舍不得买一个收音机给他解闷,在婆婆走后几年,爷爷也孤独的离开人世了。他在世的时候,很喜欢在天气晴好的时候,靠着门晒着太阳,摸着长长的胡须,而别的小孩都喜欢捉弄他,只有我,最喜欢陪着他,和他讲外面的事情,我也喜欢给他的胡须编辫子。他从前没有上过理发店,我总是拿那些不锋利的小剪刀给他剪头发。虽然剪得乱七八糟的。但他会很高兴的摸着还夸我能干。

虽然他们离开我们好多年,我偶尔还是会梦见他们,还是那样的熟悉而感动。

又是清明,我才发觉我好想念他们。他们在天堂过的好吗?我都没机会回去给他们培土上坟,想想真是不孝之人,惟有用文字来凭吊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